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大学录取还“包办”银行卡 你却觉得是“海底捞式”服务?

2018-06-12 18:57

  又到了“收获”录取通知书的季节。录取通知书、学校介绍、入学须知、(银行卡)、(电话卡),这些都是往常一套录取通知书里的标配。对于许多高中毕业生而言,这是他们人生中的第一张银行卡,是他们即将前往的大学给予新生的贴心服务。也有人不禁打寒颤“办卡不是要身份证吗?学校没有我的身份证怎么帮我办的卡?”随着近年来个人信息泄露问题愈发受到关注,大学未生授权,“好心”帮学生“包办”银行卡引起了新的讨论。近日,有不少声音认为,学校这种“海底捞式”的服务或涉嫌个人隐私,是不合规的行为。或反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你喜欢这种“包办”吗?

  2008年考入某高校的小金该年暑假收到录取通知书时也发现,里面除了一些须知还夹着一张未激活的某银行借记卡,须知里提到,这张卡将用于4年的学费缴费。一旁的妈妈说:“哟,学校真贴心,银行卡都给你办好了。不过这个卡用于存生活费不是很安全,去了学校再办一张卡吧。”事实上,4年里,除了交学费,小金确实没怎么用过这张学费卡。如今被问及是否担心学校办卡会泄露个人信息时,小金说“真的吗?我一脸懵啊。”

  2010年考入西南某高校的刘同学,收到录取通知书时,也收到了里面夹带的一张中国农行的储蓄卡,卡上贴着一张胶条,印有刘同学的身份证号和姓名,学校另附通知中说明了这张卡将用于学费收缴、学金发放等用途。然而,在使用这张卡两年之后,学校又给在校生每人发了张某银行的储蓄卡,并告知入学时所发的农行卡不能再用于交学费,使用两年的农行卡也只得作废。“既然是学校那就按来吧,我当时觉得没啥毛病。不过现在想想,有点,觉得自己当时的个人信息很容易被泄露。”刘同学告诉核心当事人。正在上大三的余同学2014年高中毕业后,收到了山东某一类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在录取通知书里,她发现还附带着一张某银行卡和一张中国移动电话卡。

  在银行卡使用说明中显示,该银行卡与校园卡相关联,可直接通过此卡实现校内转账和收支。此卡预留电话为母亲的手机号,在使用初期收不到短信,去柜台更改了这一问题。余同学认为,学校集体办理的银行卡很方便,免去很多校内收支的手续,而且,相较于其他银行卡,此卡没有其他银行附加业务,不受银行推荐新业务的干扰。

  余同学表示,校内学生对手机卡的意见较大,很多人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校园手机卡普遍较大,流量、通话优惠大多局限于省内甚至校内。自带很多没有用的功能,例如彩铃、定制邮箱等,无用的功能导致月租价格较高,而且在逐年增长。校园手机号码大多为连号,经常有打错、写错电线

  某银行的储蓄卡和一张中国移动的电话卡。收到这个录取通知书的大礼包时,爸爸还很开心地说:“学校挺贴心的,连电话卡和银行卡都帮你办好了。”入学报到时,学校给每位同学发放了一个密封好的信封,打开后里面有银行卡的密码。学校要求学生自己激活银行卡,并去ATM机上设置新密码替换初始密码。当问及是否担心个人信息被泄露,夏同学告诉核心当事人,“泄露就泄露呗,现在个人信息泄露的渠道还少吗,我们自己办的话也有可能泄露啊。学校这么做也帮我们也省很多事。”

  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就印发了《关于规范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校园电信业务市场经营行为的意见》,其中就明确提出“卡等)、业务宣传资料等。”但对于不准在录取通知书中是否夹带银行卡,目前没有明确。核心当事人通过采访发现,近年来,在录取通知书夹电话卡的行为也时有发生,但学校并未强制学生使用。“那张电话卡我也不知校怎么办的,里面有

  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认为“很不妥”。他向核心当事人表示,国家现在为了规范财务管理,要求发放专家费不允许发现金,由专家提供银行卡号再发至银行卡中,经办人无需使用现金。但是有的单位提出,专家费必须要发放到某某银行的卡。如果没有卡,财务就说不行,必须去办,钱只能打到这个卡里。财务给哪个银行的卡打钱有区别吗?我认为没有,往往有可能是单位的财务部门与银行有约定。对银行来说,也能扩大用户量。“学校帮学生办同一学校的银行卡也是同样的性质。”但他也承认学校这么做是有出于管理的方便,比如发放学金、助学金,收学费等,“但是再为了方便也要合规。”

  左晓栋认为这其中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是学校使用个人信息开卡,是没有征得用户同意的,“使用个人信息是很的行为。个人信息的收集、使用、存储、传输等都需要注意,显然收集的用户个人信息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其次,他认为这种开卡的行为应该符合国家的金融管理,“没有用户的授权和没有用户的身份证就能替别人开户吗?”

  在左晓栋看来,主要问题是学校用了学生的个人信息开卡,学生的个人信息是要经过用户同意的。学生提交身份证号等这些个人信息给学校,是在录取的过程中提交的。这一提交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录取,没有授权说是为了办银行卡。如果从个人信息的角度看,它改变了收集用户信息时声明的用途。虽然没有具体声明,但这个用途很明显的,都知道是为了录取,而非涉及到办卡。

  选择在哪家银行办卡、选择使用哪家运营商的电话卡,都是学生完全的并且通常都有各自不同的考虑,根本不需要学校推荐。而一旦学校推荐了某张卡并且只要将一些校方特定的服务或者功能与这张卡绑定,那么学生便不敢或者不愿选择不用。因此,校方的推荐使用绝不同于一般的介绍和推介,对家长和孩子具有极强的性和强制性。至于说必须使用某张银行卡才能缴纳学费,这不可能是技术上的障碍,而只能是校方人为设置的硬性。“学校指定一个账号就可以实现。”

  邓学平说。他还认为,高校的这种行为或涉嫌不正当竞争。他认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

  公用企业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不得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第七条则:“及其所属部门不得行政,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其他经营者正当的经营活动”。我国《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也:

  “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行政,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高校作为“具有独占地位”的事业单位,而且属于“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其推荐或者强制学生使用特定银行卡、电话卡的行为都违反了上述法律,构成了非法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如果校方在未生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将学生个人信息主动提供给银行或者通讯运营商,则很可能涉嫌学生隐私。情况严重的,甚至可能涉嫌个人信息犯罪,面临最高七年有期徒刑的刑事处罚。”邓学平告诉核心当事人。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