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交通业三大今年破坚冰 竞争性环节价格松绑

2018-06-26 20:35

  昨日,国家发改委提出,今年,交通行业要系统分析新常态下市场需求的深刻变化,深入研究推进交通供给侧结构性,这一提法与不久前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透露的“今年运输行业将放权降费”有异曲同工之处。事实上,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发改委的,也预示着放开交通运输领域竞争性环节价格、降低重要运输环节费用,以及大部制建设这三大最受业界瞩目的在今年将出大招。

  长期以来,铁、航空以及道客运等价格由国家定价或执行指导价,这不仅影响了运输企业的经营状况,也使价格无法和市场挂钩,故放开价格成为交通行业必须跨过的一槛。业内分析人士普遍预测,今年,主管部门将逐步放开铁运输竞争性领域价格,扩大由经营者自主定价的范围,还要完善铁货运与公挂钩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构建以列车运行速度和等级为基础、体现服务质量差异的旅客运输票价体系。同时,道客运、民航国内航线客运、港口经营等领域由经营者自主定价也将扩围。

  其实,在去年,交通行业已有对价格松绑的迹象。在国家发改委放开24项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中明确,全面放开民航国内航线条相邻省份之间与地面主要交通运输方式形成竞争的短途航线旅客票价,加上此前放开的线多条国内航线的机票价格可以由航空公司自主决定。

  “和民航相比,执行更严苛价格管控的铁,将是今年价改的一大关键,”长期研究交通领域的专家田保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比如从深圳到厦门的高铁开通之后,由于定价较低,导致这条线即使上座率爆满也难以盈利,铁货运价格更是因无法和市场挂钩,背负巨大压力。另一方面,出租车价格也极受关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曾表示,不管是专车或者是其他服务,正研究市场定价。由此出租车价格也成为今年的一大重头戏。”

  提到供给侧,提效降费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棋。业内分析师称,交通运输是连接生产和消费的重要环节,交通运输供给的优劣,会传导到经济供给侧,进而影响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提高供给质量效率、降低运输服务成本,是既服务国家供给侧结构性的应有之义,也是扩大交通运输有效供给的内在要求。

  值得关注的是,降费往往和简政放权形成组合拳。杨传堂也多次强调,交通运输的结构性问题,突出表现为有效供给不足。在基础设施方面,供给总量不足的问题仍然突出;在运输服务方面,轻质化、高附加值、一体化的货运供给不足,快捷化、个性化的客运服务供给缺口较大;在运输装备方面,仍有较大改进提升空间。

  对于上述问题,国家发改委在最新中强调,今年交通业将进一步加大简政放度,研究机场建设项目程序简化问题,再取消下放一批、简化一批交通运输审批事项。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日前,交通运输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率先从较为容易推进的海运费用降起。自3月起,我国将精简港口收费项目和条款,降低收费标准,按照“减项、并项、降费”的原则,港口收费项目大幅压减,港口经营服务性收费项目从原来的45项减到18项,涉及港口收费的2件规章和9个规范性文件的近200多条合并精简到58条,预计每年可减轻航运企业和进出口企业负担10亿元。田保华认为,接下来包括机场建设费等重要运输费用也都有调整的可能。

  在交通业变革的道上,大部制一直被认为推进缓慢。要想建设综合交通大平台,大部制必须率先发力。

  “原本在构建大交通体系中,民航往往自成体系,这影响了交通网络的整体布局,直到去年底,一位来自交通部的副部级领导出任民航局掌门人,这让民航局正式进入 副部级时代 ,由此也宣告了国家拟构建的集公、水、铁、民航于一体的大交通部在组织架构上正式搭建完成。”民航专家綦琦称。

  “民航局管理地位的改变势必引发一连串的交通业发展方向、工作思、管理方法的 重置 ”,这已经成为不少业内人士的共识。就大交通“大战略”而言,民航局的“回归”,必将有助于多种交通运输方式的统筹规划和协同发展,也必将有助于航空市场从单一民航延伸到大交通领域。对此,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直言,今年,交通业在综合枢纽衔接、城际交通建设、推广联程联运方面将有大动作。

网站统计
RSS